SFA-A

杂七杂八

©SFA-A
Powered by LOFTER
 

百年修得同船渡

坐公交最喜欢看每次停站的时候,会有什么人上来,或者每次上车后,我又能够遇到谁。
当年学画求艺时,喜欢住在租屋楼上的一个男生,一头金黄有趣的卷发,还有扑朔扑朔的大眼睛。
于是开始期待每一次的等电梯,期待那扇门打开后,能为我带来自己喜欢的那个人。电梯的狭小给了我甜蜜的错觉,空气交融,这番意淫,真是天真又多情。
后来学习结束,东西南北,小鬼归来。我不会再见到他了,我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得到的记忆,永远被关在了电梯里。
后来的几天无免就只剩叹息,再后来我搭上了一辆公交车,望向车内深处,意外的撞进一双扑朔扑朔的大眼睛里,空气开始变得恍恍惚惚。
不是他。
唉。